第六章通天劫难(31/87)

时间:2020-06-0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天佛八手,或者说是八种姿势更加可靠。西天灵山门下早年受婆罗门的影响,以静思为主要的修行手段,所以招数也大多是以静破动。裴负对于这种修持的方法倒也不太陌生,毕竟经过了百年冥思的他,对于静的领悟,甚至超过了许多修炼惮门功夫的修行者。只是,这天佛八手太过玄奥,待他完全领悟,并记在脑海中时,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。眼前的八尊神像骤然间消失不见,裴负重又回到了雷音大殿之中。西天教主依旧静静的坐在七品莲花宝座之上,面带祥和笑容看着他,只是眼中却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隐忧之色。裴负察觉到了这一点,心中也不由一紧。西天教主开口道:“小友,恭喜你妙悟天佛,自此修行路上,又前进一步。”裴负自己倒是没有感觉到,领悟这天佛八手之后有多少精进,不过想来西天教主所说的又进一步,指的是他未来的修行。毕竟天佛八手施展开来,全靠己身精神力和灵力完美结合才可以施展,现在对他而言还无法显现什么特别之处。裴负合十一礼,“多谢教主成全!”说完,他迟疑一下,轻声问道:“敢问教主可从昆仑仙境得到一些消息?”西天教主点点头,“小友,关于封神计画,我只能告诉你,那是一个对人类来说相当可怕的事情,甚至比当年的封神之战更加可怕。具体的大威也无法探知,因为道尊闭关已经多年。如今昆仑仙境中主事的是道理天尊,那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。”裴负心中有些失望,不过在脸上却保持着平静之色。“多谢教主!”“小友,还有一件事,我想你可能会有兴趣!”裴负一愣,“请教主明示!”西天教主皱着眉头,想了想,说:“小友,道理天尊似乎找到了截教的修行重地,派出三万封神台七品仙人倾巢出动,前往东海剿杀截教弟子,看样子,昆仑仙境这次是要对截教斩草除根了!”“什么!”裴负惊叫一声,但旋即又恢复冷静。他深吸一口气,道:“请问教主是否知道我姐姐的情况?”“小友是说阐妙儿吧!”说完,西天教主长叹一声,“我想道理天尊派出如此多的七品仙人出动,恐怕就是因为找到了通天教主的踪迹。从现在来看,阐妙儿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,否则道理天尊不会仅仅派出七品仙人。”“七品仙人?”“昆仑仙境中修行最弱的仙人。小友,以你如今的修为,只要再迈过登涉和地真两个阶段,也可以达到七品仙人的修为,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你的力量,不见得就比那些七品仙人差太多。不过……”裴负心头一紧,“不过什么?”“道理天尊这种举动有些奇怪,就算是阐妙儿修行没有恢复,他一下子派出所有的七品仙人,好像是在清理封神台的位子似的。”西天教主的声音如同自语一般,小得让裴负险些听不真切。不过,裴负已经无心再追问下去,虽然他并不是很明白西天教主这番话的含意。他有些迫不及待,“教主,我想马上离开,前往截教重地,不知道……”“呵呵,我就知道你听到消息会这样子!”西天教主笑道:“放心,我会让大威送你们前往截教,以阐妙儿的本事,昆仑仙境的那些人想要突破截教的那些机关,恐怕也不是一两天可以做到的事情!”裴负连连点头,片刻都不想再留在灵山。和西天教主又说了几句之后,他起身告辞,走出了雷音大殿。“哥哥!”阿魅一见裴负出来,惊喜的欢叫道。看样子她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才一看到裴负,立刻就扑了上来。诛仙四剑没有询问裴负和西天教主都说了些什么,他们只是如释重负一般的出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从阿魅口中,裴负这才知道,他在雷音大殿中整整待了一个月。这让他多少感到有些奇怪,不过想一想也就随之释然。这一个月的时间,想必是因为参悟那天佛八手的缘故,所以他自己并没有感到时间过得有多快。大威天龙尊者走进雷音大殿,在片刻之后从殿中出来,走到裴负的面前,恭敬道:“小友,奉师尊之名,我将送几位前往东海截教重地,敢问几位还有事情吗?”“有劳尊者!”大威天龙尊者笑了笑,从怀中取出一个锦袋,递给裴负。“这是……”“小友,先前我们曾有赌约,若小友破了我梵天幻象法阵,则我将输给小友我十八护法罗汉的通灵法相。这袋中就是其馀的十七尊通灵法相,还有梵天幻象法阵的阵图。“我知道小友有诛仙四位剑侍守候,天下间少有人可以坏你性命走势图分析,不过四位剑侍毕竟杀性太重走势图分析,若不是太危急的时候走势图分析,我倒是希望小友能少用。”一旁戮仙剑侍闻听,不由一声怪叫:“大威,你什么意思!”“你给我住嘴!”诛仙剑侍冷冷喝道,然后扭头对裴负道:“小龙这话说的倒也不错,你的功力现在根本无法将我们的力量发挥出来,若是下次碰到西天教主这样的主儿,反而是对你我都没有好处。“梵天幻象虽然没有杀性不强,但是论起防护,却是不比我诛仙阵的防护差,你倒是可以好好学学,也许以后能用的着!”裴负见诛仙剑侍也这么说,当下也不再客气。他接过大威天龙尊者手中的锦袋,向对方道了一声谢之后,将锦袋放进他的如意袋中。同时,诛仙四剑灵体回到玉剑之上,重又归于寂寥。裴负看看阿魅和莫世奇,轻声道:“阿魅、莫世奇,我现在要去东海截教见我姐姐。听说昆仑仙境派出大军要剿灭截教,想来这其中定有许多凶险,我想……”“哥哥,我不管,我跟着你!”阿魅没等裴负说完,立刻回答道。一旁莫世奇也连连点头,一脸坚定之色。“小友,师尊还有一件事情要我转告你,你身上的法器无一不是上等的法器,但是不论诛仙四剑也好,翻天印也罢,都要拥有极强的修为,方能完全发挥。他盼你能多多在己身修为上下功夫,否则若是碰到修为超你太多的对手,你一样不是对手。师尊有四个字送你,太玄通天!”“啊?”大威天龙尊者没有解释,他微微一笑,“小友,准备好了吗?我要送你们前往东海了!”“有劳尊者!”裴负话音未落,只见大威天龙尊者突然一拽身上鲜红袈裟,漫天骤然一片红色,裴负三人眼前一花,只觉耳边风声呼呼作响,身体有种腾云驾雾一般的感觉,如同遨游虚空之中。“小友,多多保重,灵山一脉日后还要仰仗小友维护!”耳边回荡着大威尊者的声音,裴负三人只觉身体骤然一沉,紧跟着脚下踩到陆地。他睁开眼睛向四周看去,却见一片苍茫大海,碧波翻滚,景色煞是壮观。而他们此刻所在之地,是一个位于茫茫大海中的荒寂孤岛。岛上丛林繁茂,但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半点声息。“哥哥,这是什么地方?”裴负有些呆愣,好半天,他轻声道:“东海?”没等阿魅反应过来,他突然神色一紧,一把拉住阿魅和莫世奇,闪身没入身后的丛林之中。“哥哥,做什么?”裴负连忙做出噤声的手势,拉着两人来到一棵早已枯死的大树前停下。那大树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龄,树身上有一个巨大的树洞。虽然树木已经枯死,但是树干却看上去依旧完好。三人钻进了树洞,发现这棵大树的树干里面已经被蛀虫蛀空,抬头向上看去,可以直接看到一小块湛蓝的天空。“哥哥,到底什么事?”裴负朝天空指了指,然后示意两人屏住呼吸。片刻后,头顶上方传来啾啾声响,阿魅禁不住抬起头向天空看去。一道道如同闪电一般的光亮,自头顶那一小块天空上掠过。速度虽然很快,但阿魅却清楚的看到,那光亮并非闪电,而是一个个踏踩飞剑、御剑飞行的仙人。虽然说修真者也可以御剑飞行,但是和仙人比起来,最大的区别,就在于修真者飞行的时候,总是会带起强大的能量波动,而仙人则可以将灵力完美的控制起来,丝毫没有半点灵力的逸散。这是一种对己身灵力的控制能力,也是仙人和修真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所在。论起灵能,裴负所持有的灵力早就可以登上封神台,但是如果以他现在的修为和七品仙人争斗,败的层面依旧很大,原因就是在于对灵力的运用之上。这种能力并非是简单的修炼就可以达到,而是需要不断的战斗,不断的将灵能运用,来逐步提高。当修为达到了地真阶段,修真者都会面临天劫的考验,而所谓的天劫,就是己身灵力完全爆发,修真者通过控制这种爆发的灵力,从而拥有完美的控制力,达到仙人一般的水准。阿魅心中有些慌乱,她看着裴负, 广西11想要询问, 湖北11选5但旋即被裴负示意不要有任何举动。此时任何能量的波动, 湖北十一选五都会被数量庞大的仙人察觉。裴负虽然自负,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但是他还没有自负到,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对抗三万七品仙人的地步。三人在树洞里躲了足足一个小时,裴负在确定方圆百里之内,已经没有仙人的踪迹后,这才离开树洞,走出树林。他来到荒岛一端的一块巨大岩石上,凝神向远方观望。阿魅和莫世奇悄然来到他的身后,静静的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此时,天色应该尚早,但是天色却是阴沉沉的,远方天际隐隐有乌云滚动,并且在眨眼的光景,就扑到了荒岛的上空。乌云遮天蔽日,整个海面看上去一下黯淡起来。裴负皱着眉头,遥望远方的天际,心中却已经闪过千百念头。“哥哥,我们现在是在什么方位?”裴负摇摇头,没有回答。半晌后,他说:“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方位,但是我想,这里距离姐姐所说的截教重地归墟岛,定然不会太远。”莫世奇一旁道:“师叔祖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裴负想了一下,回道:“封神台三万七品仙人此刻定然已经将归墟围住,凭着我们这几人的力量,想要硬闯是不可能的。如今之计,我们只有走一步是一步,先找到归墟岛的位置,看看情况以后再作打算!”阿魅眉头轻皱,“哥哥,那归墟岛在什么地方,你知道吗?”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想我应该可以找到!”说完,裴负跃下岩石,转身朝着树林走去。轰!突然间,一声如雷一般的巨响自天边传来,裴负的身体微微一颤,骤然停下了脚步。“阿魅,你们听到了吗?”莫世奇一脸迷茫,而阿魅却神色凝重的点点头,扭头朝雷声传来的方向看去,“天罡五雷正法中的妖雷道法!”她轻声自语,又好像是回答裴负的问题,神色间透着一种紧张。莫世奇见裴负和阿魅都是如此严峻神色,不由奇道:“不就是五雷正法吗,怕什么,我都可以对付!”“天罡五雷术!”裴负瞪了莫世奇一眼,然后低声道:“神霄派的天罡五雷正法,比之普通的五雷正法,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。你要是能对付得了,那你就去试试看。“昆仑天罡道法配合五雷之术施展出来,是修真者天劫时才会遭遇的情形,而且施法者对灵能的掌控,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。”莫世奇一脸尴尬之色,看看裴负,又看看阿魅,讪讪不语。裴负想了想,从怀中取出太昊镜,“阿魅、世奇,你们躲进太昊镜中。以你们的修为,现在还无法对付天罡五雷正法,太昊镜中的仙力可以护住你们灵识不散,快点,我要去看看那边的情形。”阿魅和莫世奇点点头,心知两人若是面对修真者,两人自然可以帮上一些忙,但是如果是面对昆仑山的仙人,他们恐怕是真的无能为力。两人掐诀腾身而起,化作两道流光没入太昊镜中。裴负收起太昊镜,祭起沉香法剑朝着雷声传来的方向扑去,心中颇有些惶恐的感受。毕竟,这是他第一次和仙人对决,而且还是和三万七品仙人。沉香法剑自动将黑暗能量隐去,剑灵厉魄也知道昆仑仙人对黑暗能量的厌恶之情,如果一旦被他们发现黑暗能量的存在,恐怕不等裴负接近,那些仙人就要先将裴负和法剑剑灵击杀。一人一剑在空中如同闪电一般,划过乌云滚滚的天际。裴负一边催动法剑行进,一边用西天教主所传授的天佛八手中的第一手——归元,控制己身灵能的催发。他明白仙人和修真者之间的区别,而且更清楚如果想要冲过那些仙人组成的包围圈,最好的办法就是混入其中,悄然躲入归墟岛。归元佛手的妙处,就是在于对灵能的调节,虽然裴负无法保证在御剑飞行时灵能的外溢,但是凭借着归元佛手的妙法,可以将外溢的灵能收回八九成,这样一来,看上去就真的是和普通的七品仙人没有什么分别。现在,裴负只能赌上一把,至于能否成功登上归墟岛,他只有听天由命。“前方道友,等等我!”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自裴负身后传来,走势图分析让裴负心神不由一颤,归元佛手所内敛的灵能险些散去。他回头看去,却见一道流光闪电一般的剑光自身后扑来,虽然距离尚远,但是迎面扑来的仙力,让裴负感到吃惊。他吃惊的不是来人对灵能的控制力,而是吃惊于对方所逸散出来的灵能,赫然超出了他的想象。太强大了,强大到裴负有些无法相信的地步。他连忙停止催动法剑行进,身体卓然不群的立于剑上,静静的观看着对方来到他的面前,待他看清楚来人的模样,裴负又是吓了一跳,眼神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戒备之色。来人的年龄看上去和裴负相差并不算太多,也就是在二十岁上下的模样。圆圆的面庞,炯炯有神的双眸,鼻直口阔,齿白唇红,气宇轩昂,一身雪白长衣,令他看上去颇有些古风仙韵,好一个英俊的俏书生!裴负一边心中赞叹来人堂堂仪表,一边凝神戒备。这也怪不得他,谁让这里都是敌人,天晓得对方是不是看破了他的行踪?来人似乎看出了裴负心中的忧思,微微一笑道:“道友不要误会,我是委羽山洞,大有空明天主人道法尊者门下弟子,沐宸。闻听昆仑仙境要剿灭截教邪宗,家师道法天尊命小弟前来助阵。”委羽山洞?大有空明天?裴负心头一震,那可是传说中十大洞天之中排名第二的地方。这十大洞天在道宗玉简中有所记载,据说是昆仑仙境一品真皇般修为的仙人,所居住的场所。尘世中发现的所谓十大洞天,大都是讹传。而真正的十大洞天,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,早在封神战争以后就绝迹于人间。裴负没有想到,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十大洞天主人的传人弟子,于是再仔细打量来人一番,又发现这沐宸看上去当真是柔柔弱弱的,如同书生一般,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品真皇的弟子门人。要知道,传说中十大洞天,是按照洞天主人的修为所排列。大有空明天能排名第二,那位道法天尊的修为可见一斑。可如果不是沐宸御剑时发出的强大灵能,证明了他的修为不浅,从外表看,他倒是更像一个大学生。沐宸见裴负眼中流出疑惑之色,以为他还不相信自己的身分。当下他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紫晶令牌,递给了裴负,道:“道友若是不信,我这里有大有空明天家师令牌为证!”裴负接过令牌,目光朝上面扫了一眼,立刻知道这令牌绝非凡物。先不说上面那用凡间难觅百炼朱砂书写的“大有空明天令”六字中,蕴含的强绝灵能,绝非修真者可以书写出来的字迹之外,甚至这块紫晶令牌,也是少有的仙灵法器。“沐宸兄弟勿怪,因小弟是刚才登上封神台,所以……这令牌小弟暂且保管,待遇到我们头领之后,再还给兄弟如何?”裴负说着,将令牌顺手揣入怀中,脸上露出一副极为恭敬的神色。他正不知道该如何混入那些昆仑仙人之中,现在有了这块令牌,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。沐宸倒是没有太过在意此事,他点点头,笑道:“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“在下裴负!”裴负心想:我又不知道封神台有什么仙人,反正三万人,我随便编一个名字,你待在大有空明天,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身分!果然,沐宸显然不清楚封神台上的事情,也没有再追问下去。两人御剑飞行,朝着雷声传来的方向继续行进,一边走,沐宸犹自问道:“裴道友怎么一个人前往归墟岛?”“哦,小弟修为浅薄,所以有些滞后。”“原来如此!不过我倒是奇怪,看裴道友的修为,似乎尚未经过天劫,掌握灵能控制之法,怎么会登上封神台?”沐宸的语音虽轻,但是听在裴负耳中,却如同惊雷炸响,让他顿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“奇怪,真是奇怪!”裴负强笑道:“道友奇怪什么?”“虽然你没有掌握灵能控制之法,可偏偏又可以将灵能控制的丝毫不见逸散,这倒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。”“是吗?这个、这个……”裴负结结巴巴的,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。沐宸一笑,“裴道友若是觉得为难就不用回答,也许是小弟的错觉,也许是道友另有无上妙法修炼。这门派中的密事大都不好开口,小弟倒是可以理解!”裴负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,暗自叫声好险。当下,他不敢再和沐宸多语,催动灵能御剑急行,而沐宸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跟随,一边走,一边如同先前一样逸散出逼人的灵能。裴负心里感到奇怪,这沐宸既然是大有空明天的弟子,为何看上去对灵能的控制之法较之自己还要差上几分?只是,这疑问他不敢开口,弄个不好引起了沐宸的怀疑,那可就真的是作茧自缚了!两人御剑急行片刻,眼前只见一片乌云遮日,再也看不到任何景物。身下的海水消失不见,耳边也听不到那汹涌的海浪声响,只有一片黑雾蒙蒙。突然间,自乌云中闪出两道逼人的剑气。裴负和沐宸连忙闪身躲过,刚要出手还击,就听一个洪亮声音自云中传来:“何方道友,报上名来!”“大有空明天弟子奉师命前来襄助,敢问道友何人?”裴负连忙开口应道,只是他说的很模糊,而沐宸更显然没有听出他话语中的破绽,傲然御剑立于半空之中。“大有空明天?可有凭证?”“天尊令牌在此,请查验!”裴负说着,将沐宸交给他的令牌取出。一股大力骤然自云中夺出,灵能宛如绳索,奇异的锁住令牌,将令牌收入云中。“封神台仙人好大的排场!”沐宸有些不满,对裴负轻声道。裴负连忙做出噤声的手势,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。不过这笑容看在沐宸的眼中,倒是觉得裴负是向他道歉,当下冷哼一声,不再开口。就在裴负和沐宸各自心有所思之时,乌云骤然分开,两道剑光自云中电射而出。两名身穿道装,一派仙风道骨之状的道者立于剑上,朝着裴负和沐宸恭敬一礼,说道:“封神台崆峒山灵法,西华山闲云奉通灵大德灵仙之命,恭迎天尊门下,两位道友,请随我等前来!”说着,两名道者将手上令牌恭敬托出奉还,沐宸刚要上前接住,没有想到却被裴负抢先一步。“道友请!”裴负不给沐宸询问的机会,恭敬说道。而沐宸也仅仅是一愣,旋即释然,微微一笑,御剑朝着两名道人飞去。裴负紧跟在沐宸身后,身形没入乌云之中。“道友,请先随两位师兄前去与灵仙统领相见,小弟归队复命,而后再与道友畅谈,如何?”沐宸点点头,“道友请便,小弟恭候!”裴负再次松了一口气,连忙御剑追上前方两名引路道者,低声笑道:“两位道兄,这四周怎地尽是黑云翻滚?”“哦,大德灵仙已经命我等摆出大衍周天法阵,将归墟岛围住。”“那敢问归墟岛何在?”也许是因为裴负是大有空明天的弟子,两名道者不敢有任何怠慢之处。毕竟,他们虽然身为封神台仙人,可是比之十大洞天出来的弟子,即使是修为超过,但地位却无法比拟。闲云闻听裴负询问,连忙用手一指西北方,“道友请看,西北方法阵有蓝光闪烁,那里就是归墟岛的方位!”裴负顺着闲云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见西北方向隐隐有蓝色灵能波动。他点点头,展颜笑道:“两位道兄,小弟想先去见识一下那个归墟截教的厉害,我师弟随你们前去拜见大德灵仙,小弟片刻后回来,如何?”闲云一愣,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远远跟随的沐宸,迟疑一下后,立刻点头同意,并且将一颗紫色灵珠放在裴负手心,轻声道:“道友拿好灵珠,这样子就可以避免和守护法阵的各方道友发生冲突!”“多谢!”裴负心中狂喜,没有想到背了一个大有空明天弟子的身分之后,居然可以让两名七品仙人如此恭敬,这大有空明天,当真是不可小视。他不敢再耽搁下去,转身朝着身后的沐宸拱手一礼,御剑朝着西北方急行而去。看着裴负的背影,沐宸微微一笑,心下道:“这倒是一个满有礼数修养的道友!”想罢,他催动灵能,跟着灵法和闲云两名道者朝着乌云中继续行进。裴负离开沐宸等人,心中立刻松弛下来。他一边四下打量这大衍周天法阵,一边怀着得意的心情和阿显用心语交谈。“妹妹,怎么样,你老哥我还算聪明吧!”“靠诈!”阿显回答道。“错,这可不叫做靠诈,这叫做随机应变,聪明过人!”裴负越想,越觉得自己除了鸿运当头之外,智慧更是高人一等。他在心中连叫道:“高,我实在是高!”“恶心,自恋狂!”“阿显,你从什么地方学的这些话?”“阿魅姐姐教给我的!”裴负不由心中有些不满,心道:“看样子以后要注意一下阿魅的教育问题,在尘世才多长时间,她居然学了这么多不文明的语言!”“前方道友止步!”就在裴负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自云中闪出两名道人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裴负一愣,心中立刻又紧张起来,看着两名道人,低声问道:“敢问道友何事?”“道友何人,竟然跑到这大衍空绝阵,再朝前就是归墟岛所在。法阵尚未聚集大周天仙力发动攻击,灵仙有令,攻击之前不得越过空绝阵半步,难道道友不知道吗?”大衍空绝阵,也就是大衍周天法阵的边缘所在。裴负虽然不明白周天法阵的奥妙,可是听两名道人一说,心里顿时明白了一点。他连忙取出大有空明天令牌,“小弟大有空明天道法尊者门下,刚才赶到此地助阵,所以并不知道灵仙有此法令,还请两位见谅!”“原来是大有空明天道友来到,恕罪,恕罪!”两名道人立刻放松戒备,脸上也露出极为恭敬的神色。裴负此刻心中思绪千转,看样子要想到达归墟岛,就必须闯过这空绝法阵的阻拦。只是,如何闯阵,自然需要好生琢磨,可惜时间已经不足让裴负深思,若是再等下去,说不准沐宸和大德灵仙说漏了嘴,自己的身分也就将暴露出来。想到这里,裴负一咬牙,御剑上前,一手悄然自如意袋中滑出一粒火龙玉心,一手又暗自运集灵能于翻天印上,脸上带着灿烂笑容,来到两名道人身前。“道友辛苦了!”“哪里哪里……啊!”就在两名道人拱手还礼的刹那,裴负骤然出手,一粒火龙玉心脱手激射一名道人,同时鼓动己身全部灵能于翻天法印之上,扣手朝着另一名道人恶狠狠的按去。由于两方距离太近,而两名道人对裴负更是没有半点防备。火龙玉心在裴负灵能催动下发出巨猛呼啸,火龙自玉心中沸腾而出,当火龙龙首才一出现的刹那,玉心已经撞击在一名道人的胸窝之处。紧跟着火龙咆哮,带着无可抗御的力量摧枯拉朽一般,自道人身体上穿射而出。三昧真火烈焰自道人体内蒸腾,当火龙离体刹那,道人的身体也随之砰的一声被炸开,法身化作一团血雨肉糜,弥散乌云之中。同时,翻天法印的灵能已经在空中幻化成一把奇异的利剑,丝毫没有让另一名道人有还手之机。灵能剑气自道人的头顶穿过,只听一声凄厉惨叫,道人的法身被翻天法印硬生生劈成了两半。裴负不敢再稍做片刻停留,身形化作一道流光,朝着归墟岛方向急冲而去。身后,两名七品仙人的骤然死亡,已经惊动了整个法阵中的仙人,霎时间,无数道剑芒电射,朝着裴负疾扑而来。两下攻击,裴负几乎是全力施为,攻击之后他已经再也无力施展,好在有剑灵厉魄控制沉香法剑,带着他的身体朝归墟岛蓝色防护结界飞去。若用肉眼看,归墟岛的结界并不是太远,但实际上却尚有数十里的距离。而且失去裴负灵能催动的沉香法剑,飞行速度显然慢了许多,虽然有剑灵催发法剑的黑暗能量,可是由于大衍周天法阵聚集的却是天地间最纯正的灵能,恰好可以克制黑暗能量的爆发。这样一来,裴负虽然心有馀,但却已经力不足。眼看归墟岛结界越来越近,而身后昆仑仙境中的仙人也正疯狂向自己逼近,而且从剑芒流影看来,数量相当庞大。裴负心中狂呼不停,双手骤然在身前结出一个奇异法印。神州道帕特有的逆伏清流心法骤然运转开来,只见他大吼一声,周身立刻散发出一股灼热气流,体内如同爆炸一般,一股灵能骤然涌动他的四肢百骸。逆伏清流心法可以激发人体的潜能,这是神州道派独有的一种心法。虽然这种心法对施法者的身体极有伤害,但是在此刻,却是最好的选择。沉香法剑得灵能催动,速度再次加快。眼看着就要到达归墟结界,裴负腾身而起,抓起法剑,就要劈开结界冲进归墟岛中。就在这时,一个令裴负感到颇为熟悉的声音,骤然在他背后响起,“裴负道友,你可是把小弟骗得好苦!”

,,新疆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