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逆伏清流(32/87)

时间:2020-06-03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裴负不由心中苦笑。如果在以前,他会十分高兴和沐宸斗上一斗,大有空明天的弟子和凡间修真者之间的决斗,的确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。可是现在,裴负最不想碰到的,恐怕也就是沐宸。原因就在于他对沐宸心怀愧疚,先前骗了对方,又骗走了大有空明天的令牌,这让裴负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他停下来,祭出两粒火龙玉心,将他的身子虚空托起,乍一看,两粒火龙玉心蒸腾三昧真火,好似传说中哪咤三太子的风火轮。沐宸立在他身后四五米的距离外,一如先前,脚踏仙剑,御剑立于空中。“如果不是我好奇,向闲云道长询问你的来历,裴道友,你当真是将我骗过去了!”沐宸轻声道。裴负露出羞愧之意,说:“沐宸兄弟,实在抱歉,我并不是有意想要欺骗你,只是当时的情形,我……”“我知道,用我当挡箭牌是最好的选择,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!”沐宸笑道:“不过我始终不太明白,裴道友你应该属于人间修真门下,为何要帮助截教阐妙儿那妖妇和天下正道为敌?“你应该知道,若是封神台发出追杀令,天下间的修真道友都会全力将你追杀,这后果你不会不知道吧!”裴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沉吟一下,轻轻道:“通天教主是我姐姐!”沐宸一愣,但旋即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明白了!”说着,他朝着裴负伸出手,“不过裴道友似乎应该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,对吗?”裴负点点头,将那块大有空明天令抖手扔给了对方。沐宸将令牌接住,顺手放入怀中,扭头对身后逼来的一干仙人道:“大德道友,这是我和裴道友之间的私人恩怨,在下想要和他单独一斗,不知道是否可以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自云中传来,“沐宸道友既然有此要求,大德自然也没有意见。不过,那厮是神州道派弟子,道友万要小心。”说罢,那声音突然趋于严厉,“众仙家听令,继续守护大衍周天阵,无本仙手谕,众仙家不得擅离。”一众七品仙人齐声应命,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归墟守护结界前,只剩下裴负和沐宸两人虚空而立,默默对视不语。裴负心中颇感奇怪预测推荐,他不太明白沐宸为何要做出如此决定。“裴道友预测推荐,以你现在的力量预测推荐,若能挡我三击,尚能如此虚空凝立,那么沐宸立刻调头走人,不过若是你接不下我的三击,恐怕你只有兵解归天一途。”沐宸的声音有些清幽,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味道。但是听在裴负耳中,却顿时心头火起。自他离开神龙身体之后,只有他对别人说出这样的话语,哪有让别人如此说他?沐宸的话,明显是瞧不起他,这不禁让裴负大感不满。“是吗?”他冷冷回道。沐宸一笑,“裴道友,或许你还不服气,但是沐宸以为,你除了那一手控制灵能逸散的心诀可以接下我两次攻击之外,恐怕第三击你是绝无法接下的!”“那就让我们试试看!”裴负说着,火龙玉心骤然升高,将他的身体托起,紧跟在两粒玉心发出巨猛的呼啸,带着裴负俯冲向沐宸。沉香法剑黑雾笼罩,剑灵同时发出绝猛的咆哮。裴负催动己身全部的灵能,一式看似简单无比的力劈华山,却带起四周的空气涌动,霎时间,方圆十里,直如同一个真空的地带,令人顿感呼吸困难。大巧不工,最简单的进攻方式,也就是最有效的方式。裴负这一剑劈出,立刻将沐宸完全笼罩在他的剑式之中。倒是沐宸依旧面带笑容,手中突然多出一支奇形的长杆。银色的杆子,长有两米左右,手柄处粗细有鸭蛋一样,但是杆身却呈现柔媚曲线,到了银杆的顶端,却已经成了游丝一般锋利无比的尖刺。他轻声一笑,单手舞动银杆,就听一声清脆的鸣响,铮的一声,银杆立刻化作一道银电刺出,霎时间,刺眼夺目的银光暴涨,将沐宸的身体笼罩其中,一股不同于寻常的仙灵之力,随着银光流逝,发出犹如惊雷一般的巨响。明明只有五六米的距离,可是给人的错觉却是一道贯通天地的银色长虹。砰!法剑撞击银杆,银杆的尖刺,奇巧无比的刺中法剑的剑脊。裴负顿时有种全身被雷电击中的感觉,明明法剑是用沉香木制成,可是无俦的电流,却通过法剑传入他的身体,不但将剑上的力量化解,更奇诡无比的封死了他体内灵能的爆发。他禁不住身形飞退, 湖北11选5好在有火龙玉心托着他的身体, 湖北十一选五才不至于坠落海中。连退十馀米,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裴负稳下身子, 湖北11选5走势图气色顿呈灰败之色,一口逆血喷出,让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虚脱感受。“裴道友,大有空明天有十宗法器,这是排名第九位的雷刺。师尊自大荒时代起,取天下间最具灵力的金铁,以天罡北斗炉熔炼三千年,才得到这一公斤的铁精。然后又用混沌之中的惊雷闪电炼造,整整五千年,才造出了这雷刺。“沉香法剑是上七品的法器,可是我这雷刺,却是大有空明天的神器!”沐宸话语中有些得意,看着狼狈不堪的裴负道。这就是神器和法器的区别!裴负心中一阵苦笑。论修为,他隐约感受到沐宸和他的修为并不差太多,虽然修炼法门比他的高一筹,可是真的斗起来,胜负各半。可对方有了这雷刺,立刻将两人之间的差距拉大,裴负心知,也许沐宸先前所说的那番话语,并不是口出狂言。不过,越是这样子,裴负心中就越感到兴奋。虽然一击败北,但是他却感到自己体内的热血沸腾不息。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液,笑道:“沐宸兄弟,一击之下,我还能虚空而立!”沐宸脸色顿时一变,眼中流露出称赞神色,“是吗?”说着,他手中雷刺再颤,银杆曼妙的在空中滑出一道银色闪电,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:“雷鸣!”霎时间,天地间雷声轰鸣,震耳欲聋,焦雷连环,夺人心魄。裴负手结法印,大喝一声,逆伏清流心法再次运转,一股燥热气息,自他身体毛孔中喷射而出,令他顿时感到体内灵能充沛。这就是逆伏清流心法的奥秘,可以连续施展,可以不断激发体内的潜能。可这其中的代价就是,施法者的身体将会遭受一次次的破坏。裴负拥有神龙法体,也就等同于超越常人的强健体魄,但即使如此,他每个月也只能施展三次逆伏清流心法,否则这心法的副作用,依旧不是他可以承受的。“天鼓雷音,魃龙幻现!”说话间,裴负扣动手印,手腕上绿芒闪烁,阿显听到裴负的呼唤,迅速附身在他的身体之上。逆伏清流心法和大荒附身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完成,预测推荐裴负脚踩火龙玉心,身体骤然滑出,手中沉香法剑再次挥击而出,剑灵呼啸,横扫千军。眼见黑芒与银光将要碰撞,裴负可以清楚的看到沐宸嘴角上逸出的笑意,但是也就在此时,他也笑了!手印再结,逆伏清流心法再次运转,霎时间,灵能暴涨,几乎是以几何般的速度增加,沉香法剑剑啸之声大作,配合着魃龙发出的天鼓之音,顿时将雷刺上发出的雷声,淹没的无影无踪。沐宸的脸色变了,再也看不到那轻松的笑容。轰!法剑和雷刺再次撞击在一起,两股巨大的灵能,在霎时间汇聚成一个黑色和银色相互纠缠在一起的银色光球。滋滋啦啦的声响自光球中爆发,而光球更是直落而下,在两人身体下数百米的海面上炸开。巨大的灵能,震动归墟岛结界颤抖不停,而灵能更掀起冲天的海浪,令乌云之中水气弥漫。激斗中,两人再次朝两边飞退,半晌一动不动。片刻之后,裴负再次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原本就灰败的面容,此刻更是不见半点血色。两次连续施展逆伏清流心法,让他已经到了一个极限。身外的衣服早已经脱落,一道道细若游丝一般的血痕,自他身体上的毛孔中流出,让他赤裸的上半身,在霎时间被鲜血覆盖,宛如一个血人一般。沐宸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步,苍白的面颊带着苦涩的笑容,他御剑站起,刚要开口说话,但一口鲜血先夺口喷出。“裴道友,我小看你了!”他的声音依旧清幽,可是却透着一种狂喜神色,“自我跟随恩师修炼,七百年间,你是第一个不但接下我天雷第二击,并且让我如此狼狈的人。嘻嘻,七百年,我几乎忘记了疼痛是什么样的感受!”话音未落,一道蜿蜒的血痕自他额头滑落,沐宸伸手轻轻抹去,将蘸着鲜血的手指放在口中,“真是怀念呀!”他轻叹道。可是裴负却更加惊奇,七百年,这俨然是一个比他自己更老不死的家伙。他两次爆发体内潜能,身体已经有些无法消受连续施展逆伏清流心法的副作用,可是这家伙,不但接下了自己融合魃龙灵力和己身灵能爆发的强大力量,而且看上去刚才自己这一击,还激发了沐宸的斗志。难道再来三次逆伏清流心法?裴负立刻否认了这种念头,他自己明白,如果再来两次,他自己的身体就要完全被摧毁。“裴道友,看在你让我想起往昔岁月的分上,我让你领教我大有空明天中天雷第三击,雷神降临的厉害吧!”沐宸说话间雷刺再次挥动,银杆笔直的指向裴负,杆身奇异的颤抖不停,一道道柔美的弧线出现在空中,银色闪电一道道、一条条的环绕着他的身体。沐宸轻吟一句:“雷神降临!”未等沐宸开口,裴负已经知道,自己想要接下这一击,恐怕当真是难上加难。只是,他此刻已经没有别的退路,因为银杆虽然未曾击出,但所产生的巨大牵引力,让他连逃跑都难以做到。脑海中突然进入一片空明世界,裴负突然收起沉香法剑,身体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。他的右手,用一种肉眼无法辨识的幅度膨胀、收缩,天佛八手的第二手伏魔,配合西天教主传给他的灵山大手印,已经蓄势待发。同时,他的左手更藏在他的身后,不停的变化出奇异的手势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每一次的变化,都产生出一种让人感到心惊胆颤的强绝灵力。星芒创神,自那陨石上练成的超越修真界的强绝招式,也已经做好了一击的准备。银芒将沐宸的身体包裹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球,闪烁刺眼夺目的光芒。突然间,光球向内一收,紧跟着以吞噬天地的气势,朝着四面八方扩散。光球中巨大的天雷之力,突然变得无声无息,以一种水银泻地般的方式朝着裴负扑去。雷刺何在?“阿显,把你的力量给我!”裴负轻声喊道,一道奇异的光芒,此时突然在他的头顶升起,一个隐隐约约的灵体,悬浮在他的上空。四肢百骸霎时间涌动着无与伦比的力量,伏魔大手印放射出神奇的光芒。梵音回荡天空,如同有万佛同时吟唱,沐宸的脸色变了,与此同时,数道剑芒自云中破空而出,一个身材高大的道装男子,带着四名道人御剑来到了沐宸身后。“天佛手,天佛手!”道装男子喃喃自语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。沐宸却在此时嘶声吼道:“大德道长,不要理会什么天佛手,他的左手,左手是万法归宗!”“什么?”“你挡着他的天佛手,我来接下他的万法归宗!”沐宸全不理大德的惊恐吼叫,大声喊道,说话间,光球滚动,朝着裴负飞扑而去。大德和四名七品仙人也不敢再犹豫,合身扑向裴负,就在这时,梵音突然一片,一个巨大的掌印在空中浮现,迎着大德五人飞去。轰!轰!连续两声巨响,天地彷佛在这一刻都颤抖起来。海面更掀起数百米的海浪,咆哮着,旋转着,蒸腾着,气势夺人心魄。海浪中,五颜六色的光华,如同礼花一般在天空绽放,一个个光球拖着长尾四散飘逸,跌落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,再次激起千尺巨浪。沐宸也好,大德也罢,在这一瞬间都失去了知觉,眼前只有夺目的光彩,耳中只闻轰然的巨响。磅礴的气浪,在空中一次次的爆裂开去,四名跟随大德前来的七品仙人,被爆裂的气浪撕裂、割扯,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不仅仅是那四名七品仙人,紧邻着几人争斗之处的空绝法阵,以及三四个小型法阵被瞬间摧毁,而护阵的那些七品仙人,也随着法阵烟消云散。气浪咆哮,骤然消失。方圆数十里的乌云也尽数消散。大德在两名赶来的仙人搀扶下勉强立于空中,而沐宸,却倒在一名仙人的怀中,昏迷不醒。裴负已经消失不见,彷佛蒸气一样在光球中消失。大德环视四周,突然一声长叹,心中所想的却是刚才那可怖的气浪。如果不是裴负突然消失不见,也许他现在已经兵解归天。他看看昏迷中的沐宸,脸上露出难看的笑容。“灵仙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一名仙人轻声道:“空绝、吞天等六个法阵已经完全被破坏,护阵三千道友魂飞魄散,我们怎么办?”仙人的声音微微颤抖,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。大德苦笑一声,“道理天尊此次对归墟岛势在必得,如果我们回去说被一个修真者吓退,以后还怎么在仙境立足!重组大衍周天法阵,一个月后发动攻击。另外,派人将沐宸送回大有空明天,我立刻回转仙境,向天尊报告此事。”“遵命!”一名仙人转身离去,而大德则看着犹如水面一般冲天而起的归墟结界,喃喃自语道:“万法归宗,万法归宗……”说完,他恶狠狠的一跺脚,身形化作一道流光,朝着远方疾驰而去。

  排列三第2020080期奖号开出384。

,,江苏快3